http://syseu.cn/

淘宝王很快就要敲钟了!年销售额85亿99%业务在淘

2006年,常熟女孩温迪在淘宝开了一家女装店,将自己定位为日本白领。如今15年过去了,这个土生土长的淘宝品牌已经成长为女装界的庞然大物,也是为数不多的拥有5枚金冠的淘宝卖家,即将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。

去年8月,日和融美股份有限公司向深交所递交招股书。一年多过去了,今天,融美女装正式开启认购,发行价33.16元/股,本次募集资金6.01亿元。

除了温迪,荣梅的另一个重要舵手是她的丈夫郭健。他们是高中认识的,都拿到了清华的MBA。

一直以来,与瀚都宜舍、因曼、丝绸等淘大品牌相比,融美都略显神秘和低调。温迪和郭健很少接受媒体采访,也从未获得任何投资。

截至报告期末,夫妇二人直接及间接持有公司股份1.68亿股,占本次发行前公司总股本的98.24%,为公司实际控制人。本次发行后,两人仍将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73.68%的股份。

在微博上,很多在荣美家买了很多年的粉丝发博客感叹,“买了这么多年的店,还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C店,太厉害了!”

一位同样在淘宝做女装的卖家也觉得很尴尬:“十年前创业的时候,我就知道这个品牌,曾经把荣美当成自己的目标。现在,荣美要上市了,我有再战的动力。”

2006年,温迪还是一家电信公司的客户经理。但是她不满足于做一个小职员,也不打算放弃工商管理专业。她决定创业。

温迪的家乡常熟有着悠久的服装工业历史。上世纪80年代,这里建立了服装交易中心,逐渐形成了完整的女装产业带。特别是在外贸领域,本土服装厂是很多日资服装品牌,代表他们加工了20多年。日本三阳商会、ONWORD、东京时尚等日本品牌很多。

温迪听说过家乡的服装产业链,也比较喜欢日系服装。我开了一家淘宝女装店叫荣美,主要卖日本上班族风格的女装。

起初,郭健并不看好淘宝,甚至对国内电商的未来持怀疑态度。“不可否认,当时淘宝员工的素质整体不高。”2014年,郭健在接受《卖家》采访时表示,他曾在英国BP集团工作,是新加坡的石油期货投资者。我老婆一个人在淘宝店,他觉得是“小打小闹”。

起初,温迪没有工厂,所以她不得不从工厂接大牌订单,然后转移到淘宝上销售。这些最终订单的优点是质量好,在设计上有优势。但是尾单模式也很有限,很多衣服尺寸和数量都有限,不适合单独链接。

温迪想到了秒杀。“有东西卖。”这种粗心的运营模式有点渴望营销。粉丝特别买账。通常你一打开,衣服就会在几秒钟内用完,大家都会争先恐后的开始下一场比赛。

spike的另一个优势是几乎没有库存了。这样,温迪实现了最低的运营成本。也积累了一大批忠实粉丝。到2012年,该公司已有近100人。

这让郭健刮目相看。从投资人的角度,他意识到了电商的可能性,带着为妻子分担压力的心态,以百万年薪辞掉工作,加入了公司。

2017年末至2020年,融美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5.85亿元、7.04亿元、6.94亿元和8.51亿元;

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994万元、1亿元、1.09亿元和1.6亿元。过去19年,虽然营收环比下降,但利润率提高了1.5个百分点。

2021年1-9月,融美可实现营业收入约5.3亿y

尖峰模式一直持续到2014年左右。当时包括三阳商会在内的很多日本快时尚品牌业绩疲软,销量下滑。上游常熟工厂也面临着被拖欠的情况。

这对温迪来说是一个机会。她开始接受日本品牌消化不了的订单,向当地工厂提供订单,并迅速结算。让一些工厂开始关注国内销售。

由于供应链实力有限,融美一直是轻库存的销售模式。当销量和粉丝积累到一定程度,温迪就有信心和资本突破年关的束缚,打造出一条属于荣美的柔性供应链。

近年来,荣美的供应链模式主要有三种:部分委托加工、完全委托加工和自主生产。部分加工是指融美提供面料,厂家代加工成衣,占比50%以上;完全委托加工是指供应商自主采购和生产,占30%以上;融美自主采购加工的面料比例不超过20%。

一方面,委托加工与自主生产相结合,可以加快融美的新发展,拓宽产品线,符合淘宝、天猫女装品牌更新快、爆重的趋势。

另一方面,部分委托加工的模式可以独立控制原材料,也可以降低加工厂的委托代理成本。常熟工厂有多年的日本服装加工经验,也能为荣美提供产品保障。

凭借供应链优势和老客户的喜爱,融美在互联网上圈出了一批优质流量。2015年,她也是淘宝女装排名第一。

荣美是从中高端路线起步的,是一个年过花甲,有一定消费能力的女性。在该店最近推出的新系列中,一件带皮草和皮草的冬季大衣标价7900元,月销量100元。评论区有很多一直支持荣梅的老粉丝。

但也有人在社交平台上吐槽这种美,说“风格和质量都不如以前了”。有些人种草,有些人拔草。

招股书显示,2017年至2019年,融美出售的买家数量似乎遇到了瓶颈。分别为499,800,499,000和474,300。订单数分别为156.1万、181.5万、177.5万。2019年订单量下降的情况下,荣美的推广费用较上年增加了1400多万元,主要是直通车、钻展等相关费用。

2018年,容美还被上海某女装品牌起诉抄袭,获赔15万元。在证监会审议会议上,上海市委专门询问了融美的设计能力。近年来,容美在设计方面也不断投入人力和资金。

今年3月,在报告期内,央视新闻报道了江苏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对羽绒服、羽绒被等冬季产品的抽查结果。有的羽绒服填充量偏差严重,有的甚至不是真羽绒。荣美赫然列在不合格品牌名单中。

而且设计和质量问题对荣美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。由于外包生产和自主生产为补充的生产模式,在外包生产过程中,部分供应商可能会因加工偏差和操作不当而出现产品质量问题。荣梅说,他已经通过抽查处理了供应链的缺点,但存在风险。

但不可否认的是,融美的核心客户经营得非常好。虽然买家身份证交易数量减少,但销量仍能保持增长。高频率、高消费的优质私域流量,是融美的核心资产。

如今,温迪和郭健每天都会出现在商店的直播室。即使怀孕九个月,怀孕的温迪依然全心全意在直播间拿货,奉献精神令人敬佩。直播间也很受欢迎,有数百万的观众,商店仍然每周更新2-3次。

多年来,荣美涛品牌的身份从未改变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